元知网
主题 : 探病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10-06  

探病记



位于一个一分为二的空间,
仅有的供我们呼吸的场域;
我可以占有那个名曰“父”的位置,
但不可代替你——不能完全地
将心比心——去接收这个四倍于
我的繁衍的精力原点。
不可代替的还有那正疼痛的肝,
它已成为你的最后的形象,
搏斗者形象,而“最后”的预言
来自医学的经验不足。在这里,
肝几乎停止了服务,跳脱而出,
成为一个例外于责任和爱的器官,
此时,或可理解为“哭”的模具。
谁能抵达肝——除了称之为“药”的
上苍的化身——意味着我们明知
这儿那儿的心,但已不能改进
        心肝的绝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