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过人的银杏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11-27  

过人的银杏



走近一棵焦渴的银杏树,
了解其死因。
     但它并未死去,
确切来说,它并未以我所理解的
死法赴死;
    (我是如何嗅到了死亡的讯息?)
死,在它的世界里,是一件次要的事,
正如语法与授受关系。
         (我凭什么做出
这个判断——虽无力证,但此言不虚)
我以虔诚之心走近它,
事后,我会回忆一个浪漫的画面:
人走进了银杏的腹地。
       这般回忆失于笼统,
因为银杏几乎从未显露本性与通道,
而只是额外的装饰。
        更谈不上忘年交。
纵使拍下一张照片也只能证明
人站在银杏旁,而不能引申为
银杏稀释(庇护)过人的孤单。
银杏拒绝过人的来访,
    以落落寡欢与洒脱的形式。
它的落落寡欢、它的洒脱也不
    以人所通识的方式发生,
这是它的种群立足人间百代相传的秘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