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父与子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3-01  

父与子



这本书*多年后,我的儿子
兴许会再度好奇打开它;
而现在,它正被我仔细谛听,
我儿子正与几个孩童玩游戏。

很多年前,我的父亲不曾打开书。
在一个独处的午后,他凭什么消遣
度日?他几乎没有艺术上的嗜好。
他曾如何预言过他儿子的出息?

我那日也正在玩捉迷藏吗?
在人民公社水塔与食堂附近。
已记不清那时父亲的脸庞,
甚至他对母亲的爱,我也不知。

现在,一个嗜读的父亲接到
顽童从鸡笼里取出的一枚蛋,
余温犹存;他把这枚蛋放入
一首新生的诗中,并且预言

许多年后儿子会咀嚼它,
并回忆起他玩兴正浓的世界
有一位嗜读的父亲陪伴。
而不像我,不能从已故的父亲

所留的遗物中读到他曾有的
健硕的心灵。我的父亲几乎不写
任何东西,除了两页信纸的自传。
他不对儿子隔空呼喊,不抱太多

期望。但这不是人子的损失。
应从另外的角度来看无声的
教诲:万物生长,最终留下来的
只有诗。父亲未尝触碰的

诗之体魄,现在轮到他
健硕的儿子来捕获。时至今日,
我已有充足的能力做到这一点,
并为人子预留不可磨灭之诗。


*米歇尔·希翁《声音》,张艾弓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第1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