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玩杂耍的男孩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3-30  

玩杂耍的男孩



他是公园的一道风景。
一条小蛇在他的指尖滑动,
缠绕手臂、脖子,随时可能
扑面而去;但它似已被它的主人
驯服了——它懂得这是他的一次表演:
他表演的正是人对动物天然的主宰,
在恐惧与征服之后的自信之间,
冷血动物的本性被一种奇怪力量
遏制住了。这不是我的表演——
小蛇会不会这么想,以嫉妒自我折磨?
男孩放下这条貌似温良的无毒小蛇,
又从蛇皮袋取出一条眼镜蛇,
增加表演的惊羡度。并以人机智亲吻到
蛇嘴作为压轴戏。诗人此刻也挤在观众中,
他已连续两个月未曾写一首诗,
于是,藉由玩杂耍的男孩流畅的演出,
他从诗是怎样的演出这个问题出发,
从闲逛者状态回归诗神的舞台。
仅凭作为一位诗人的自我意识再度激发,
在人群中,他气度非凡,光彩照人。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