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周末打算去吉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4-13  

周末打算去吉安



  包里有两本小书:《普希金研究文集》、特里·伊格尔顿《理论之后》。细嚼慢咽,一段段啃噬,不时用笔划出一些句子,作为醒目的标记。这种阅读带有一点强迫性,就像是做功课,由不得自己,必须设法完成。手头上不缺可爱的书,但也不能不触摸陌生的或弱小的灵魂。像关于普希金的论文,我是带着进入一个时代的愿望去读的,把普希金作为一根线索,带出另外一些人来,好比是从历史文献中拔出一根萝卜带出一团泥。我对于泥土的好奇心显然强于萝卜。读惠特曼的书或薇依的传记,其实都有这方面的考虑。这个周末打算去吉安参加省作协举办的“谷雨诗会”,而同期举行的婺源“三月三诗会”就无缘出席了。牧斯也会去吉安,省作协也邀请陈腾赴会,这样不致找不到唠嗑的伙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