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赴吉安参加省作协举办的“谷雨诗会”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4-19  

赴吉安参加省作协举办的“谷雨诗会”



  昨日早晨七点,与陈腾一起在西站坐大巴赴吉安参加省作协举办的“谷雨诗会”,并不走高速,但一路顺畅,两个半小时后抵达落脚点,之后陆续见到一些老面孔,午饭后,去钓源古村参观,在那里举办了一场朗诵会,但不是诗人之间的朗诵,而是“到人民中去”的抑扬顿挫的朗诵。晚饭在大祠堂里吃,之后又返回城里酒店,听外请来客霍俊明、胡弦的主题演讲。霍爱用“著名的”这个修饰词,胡主讲意象,思路清晰,有备而来,但事后听其他朋友反映,并没有走入他们的理解范畴。我觉得霍讲的是一些诗歌现象,符合一般听众的胃口,胡讲的是诗学观念和脉络,不易引发共鸣。散会时已过十点,洗澡后,牧斯来电,又去找大排档喝酒,老德、王小林、水笔等诗友在座。今早起来,陈腾已外出,竟然到汽车站订了返程票。上午是开放式论坛,主题是“我们的传统”,但发言者各说各的,难以集中火力,入会者水平参差不齐,难以聚焦。至上午十一点钟散会,预定计划是去杨万里故居(墓地)所在乡镇用膳,但我们已经买了下午两点半的车票,只好推辞,在酒店与大部队分别。时间还早,二人来到车站对面小店饱餐一顿,之后,又觅得一棵大树下的石桌椅,闲谈到点,搭车回来。这是陈腾第一次参加谷雨诗会,却不能让他看到火热交流、风云际会的场面,即便是他在会场上的发言,用心去听的人也不多。我可能不太愿意再去参加各种夹杂着生人的诗会了,只想在好天气里去跟谈得来的诗友碰头。我赴会的初衷本来是去切磋诗艺,但到了会场,面对不少生人,还是语焉不详,难有作为。带去的五十来册《元知》也不见得能产生滋润心田的初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