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我与他之间的贸易逆差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6-05  

我与他之间的贸易逆差



  这两天读了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一书中谈论托马斯·哈代四首诗的散文《求爱于无生命者》,很是过瘾,觉得这才是知音,我的知音,我可以拿《乞食的正名》来与之媲美,显露我也有矫健的身手,也可说,作为后生,我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令他感到欣慰:他的某些谈论诗学问题的方法在我这里得到了承袭。我也就有了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觉。由于布罗茨基还有其他较长的散文,我也得拿正在写、却拖了许久的论及陶渊明的散文来设法与之平起平坐。我还要写一系列散文来平抑我与他之间的贸易逆差。他确实狠狠地让我赚了一把,起到了鼓舞士气的巨大作用,在我决心写出一系列注定应者寥寥的散文时,他温暖地伫立在一边。我只要读他的散文就能感受到这份友情与呵护。他当然也让我不敢懈怠,并充满了写好一篇散文之后眉飞色舞来到他跟前的热忱。我还有其他值得一诉衷肠的高人默默辅佐,只要我进入最佳的文思泉涌的状态,他们就挨个来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