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答李景冰:翻译作为一个使命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3-17  

答李景冰:翻译作为一个使命



景冰兄:

  你好!一直还在等你再译叶芝、史蒂文斯的诗,没想到这一回收到了罗宾逊·杰弗斯的作品。很惭愧,我读杰弗斯甚少,印象也不深,收到你的译作后,我还特意在网上找到一篇介绍他的散文(王岩《罗宾逊·杰弗斯:从石屋到鹰塔》)同步发表在元知网。正是通过当代翻译家的出色工作——亦可称之为同时代人的创作——使得我们有机会真正接触一些早期杰出诗人的作品,这样一来,那些过往时代的作品才获得新生,在翻译中复活,在阅读中展现生机。
  来信中你提到令尊在医院住院多时,“春节再次住进医院,至今就没出来”,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儿子、一个陪护者,生活节奏肯定大乱;我有过类似的经历,而且更为惨痛的是,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人到中年,就得不断和死神近距离周旋,见证病魔的嚣张,嗅到病房里消毒液的气味,我希望你挺过来,并祝愿老人家早日康复。或许在混乱之中,翻译作为一个使命反而显示出其轮廓,更何况你自己还是一名诗人,我已经读到过不少当代诗人写过的关于陪护病人的诗篇:医院也是一个阵地,我们的文思不能输掉这一处。
  罗宾逊·杰弗斯的诗,我会跟进阅读,积累心得,并期待你寄来更多译作。这一定是春风化雨般的滋养,不仅对我,也涉及元知网的不少读者。你的诗集我也在反复阅读,正打算选一首诗写一篇细读文章呢。

木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