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扫墓与喝酒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4-03  

扫墓与喝酒



  昨天和大哥、三弟,与妈妈、姑妈,携妻儿一起去山上给爷爷扫墓,天气不错,大家把墓上一年来的野草锄尽,上香之后,又下山共赴公墓给爸爸扫墓。一个上午忙下来,在柏兰姐家用餐,之后,大家一起打牌。打完一轮,差不多五点钟,我出门到汉庭酒店会合牧斯、陈腾,一起去吃晚饭。牧斯、陈腾的两位公子作陪,都是念初一的孩子,正在经历青春的叛逆期,我不由得从他们的表情包里设想未来的岸岸会是怎样。饭罢,散步至鼓楼,余兴未了,又坐下来喝茶,这时,叫唐颖赶过来,牧斯还叫了啤酒,可我实在喝不下了,头晕得厉害,回到宾馆,两个小朋友已经亲密了许多,不像一开始的隔膜,这时已经快子夜了吧。分别后,我独自走回家,洗个澡,已是第二天了。前几天,江子来电,嘱咐我为熊国太的诗集写一则两三千字的短评,后来收到了林莉寄来的一套诗集,可我定不下心来完成这个差事。跟牧斯在一起交流,不免多谈股票,又感愧与诗神的疏远。我也在祷告上苍给我一个新生的机会,让我从深坑里化险为夷,重返诗神的山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