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文学细胞很容易被激活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6-04  

文学细胞很容易被激活




  下午约妈妈一起去青龙商场看电影《X战警:天启》,吃一点零食,交流一下心里话,体验一下母子共处的语境;散场后,我去实验中学接岸岸,他在足球训练班锻炼腿力,妈妈直接步行回潭前。晚饭后,岸岸嚷着要去天桥篮球场打球,我也就陪同,呆在球场边玩弄“雪球”,而篮球我也很久没玩了,大腹便便的样子已不是当年三步上篮的雄狮。诗,依然在思索在写,感觉没有断裂,提包里已经换成阿兰·布鲁姆《莎士比亚的政治》(潘望 译)这本小书,我以前读过两遍,这次再睹,文学细胞很容易被激活,这也是我寻求文学交流的得体方式。最近我一直在整理旧作到微信公众号,其中就包含一些信札,尤其是四五年前写的那些信,表达着自己当时如何确立一位诗人形象的努力,正好聂广友《新诗4》约稿,便摘取其中五封信寄过去,也算是诗学散文的一个交待。尽管精力倾泻到了股票上,但诗神的照看我也颇费工夫,散文写得稀稀拉拉,但脑子里始终没有停止酝酿更催人奋进的篇章。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