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雨的两个读者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6-05  

雨的两个读者



雨,毫不吃力,找到它的读者,
丝毫不在乎,这是一个还是一群;

不追查读者的真伪,不分昼夜的读者,
更不明显厚待室内反省的那一人。

对雨的感知,即便已有一点不同凡响,
但只要通灵于一棵树或两只鸟

就不至于为自我的滋长太过豪迈。
受惠于雨,仔仔细细去感知这一点;

有别于受惠于雨的读者,他人的讲述
为何能促成感知体系的突发畸变?

雨的这一读者看不见那一读者,
浙江看不见江西,无尽的雨帘

虽然恢弘(要怎样才能感知到这一点)
但仍可窥测(何必受肉眼的搓揉)。

千百年间,雨送走了合格的读者,
淅淅沥沥的当下,一人的咕哝算得上

吹毛求疵?雨的皮肤是波浪吗?
此在的读者恰是病句的修订人。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