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这个市场远比诗坛诡异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7-23  

这个市场远比诗坛诡异



  这是奇怪而又不可避免的间隔:竟然十多天不写一个字(严格来说是不触及文学的开关,就像上周双休日,和牧斯、陈腾、欧阳娟一块去莲花县看望诗友颜磊,回来也未写一字)。既不是为了等待一个喷薄而出的时机,也不是才力完全地枯竭。傍晚,我带着还不懂事的儿子去天桥打球,从一群陌生人中挣得一个上场的机会,想必我的身材和年纪已经不受欢迎,我必须提高中投命中率,以便留下好印象,增强队友的信心,而昨天的队友中,还有一位个子比我小,左手瘸了,完全靠右手腕力成为神投手,投得准,自然成为球场的领袖,我们都围绕着他来传球;有时,我想象这是一位股市上反应敏捷的高手。我在股市上碰到的困难依然没有减轻,三弟新近委托的账户也出现了浮亏,而本周行情的交易几乎糟透了。我不知道周五下的注是否能够在下周一取胜,这个市场远比诗坛诡异,我还有一个二十年的光阴就此消耗吗?陈律托我为他的两行诗集写一则评论,我已经在纸上写了几百字,既有开头也有提纲,但就是不能静下心来一口气写完,拖沓着,就像写陶渊明的那一篇,依然是困难的,难以完成的,我也不知何时进入状态,一挥而就,仿佛世界上唯有文学计划才可以随意拖延而不会受到惩罚。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