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岸岸阴历九岁生日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9-03  

岸岸阴历九岁生日




  昨天是岸岸阴历九岁生日,但聚餐改在今天中午岳父家,请来三弟和他的一对儿女。三个小朋友在一起也挺开心。昨晚我陪岸岸睡觉时,跟他做了一番精神交流,他似懂非懂,到最后眼角噙着泪。今天和三弟在一起聊了很多话题,我也知道他经济上的困难和事业上的低谷,确实很难,我近来心里也是一团乱麻,有解不开的疙瘩,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任由老天来验证柳暗花明的古谚。其实,一旦闲下来就要读诗,或者写一点散文,心有所系,不甘心就此别去。李景冰近来翻译的史蒂文斯《纽黑文的一个平常夜晚》,我也打印下来慢慢读。昨晚约陈腾在湿地公园散步,月色朦胧之际,我也跟他简略谈论过这首诗。那时,我多么希望自己毫无羁绊,可以纵情于诗艺,口吐莲花,成为健谈的文士。现在自然懂得写诗是奢侈的行当,如果能够回归诗神身旁,我愿意付出沉重代价;实际上,我现在就在付出,而且,这个阶段的付出必然成为未来写作的宝贵素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