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昨天大哥带侄女返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9-16  

昨天大哥带侄女返乡




  妻儿今晚在岳父家小住,我独自回家,做点什么呢,暴雨乍歇,也不便出门访友,本来约三弟漫步,可我们昨晚小酌、打牌已经有过“亲密接触”,索性呆在家里,足不出户,读书写字,电视剧也暂时不看。莫里斯·布朗肖《文学空间》一书又找出来读几页,十分称心,心有戚戚焉。《两行诗的关键》已经写了四千多字,篇幅过半,今天开始写第二部分,没有进度上的催促,只好凭着兴致和体力找空立即写上几百字,我也不知何时写好,但有布朗肖的写法在一旁鼓劲加油,我也就不必起疑心,还是充满信心写下去。当然,股票也不敢掉以轻心,难得找到的盈利模式还得反复锤炼,以便在短时间内连奏凯歌,这也是孤独的艺术之一种。半路上我确实想到了“双倍的孤独”这个词组结构。但我不觉得人生消极,反而是乐于消受这份荣耀。昨天大哥带侄女返乡,匆匆一见,晚餐他另有安排,没有出息家宴,三兄弟难以聚首畅谈,也颇为可惜(晚上打牌之际,接到电话,大哥和侄女要连夜坐高铁回南昌),近来对友情、爱情有了不小的新理解,愈发重视天然的手足之情。但亲兄弟之间能谈得来谈得拢,也要靠时间的培育,也要有急事缓事打磨出来的缘分。不管怎样,人间的种种困惑与艰难,都是重新开始一段历程的铺路石,也都是文学素材,我随手拈来,把它们化作征途上的灌木丛。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