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变成诗稿里的一枚回形针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9-25  

变成诗稿里的一枚回形针



  多日不写日记,看起来生活碰到了烦心事,找个理由就弃之而去,多么绝情,把语言和诗看得太轻。但我知道,只要一读契诃夫或者莫里斯·布朗肖或者列奥·施特劳斯,我就心领神会,自然就回心转意,乐于变成诗稿里的一枚回形针,无非是紧贴在诗神的左右。昨晚欧阳娟做东,宴请修水来的小说家樊建军,我、陈腾、鲁力、李光明、张溪作陪;其实也算是本地诗友的一次小聚。虽然心有千千结,但置身于文学的话题中,我还是生龙活虎,活力四射,至少靠老本也能在饭桌上制造话题。饭前恰好陈律来电,说到我写的《两行诗的关键》快写完了,他听了很高兴。饭后微醉,一行人驱车去我单位对面的艺术作坊小坐,作坊主人是欧阳娟昔日的老师,白酒下肚还是起了作用,我大脑不是特灵敏,也一下子没什么口若悬河的愿望。只想别后回到家洗澡大睡一场。十月近在咫尺,真不知如何应对。也许正是对困难与平静生活的加深理解,我才睡得香吃得踏实,但我知道生活的附近确实预存了一片苦海,只要稍不小心,就会坠入其中,尽管诗神负责搭救,但他也会烦我反复无常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