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戏水鸳鸯,击掌且遁——读萧开愚《此时此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8-23  

戏水鸳鸯,击掌且遁——读萧开愚《此时此地》

一切父子关系都是想像的。
  ——吉尔·德勒兹

种杏仙家近白榆
  ——杜甫







  已是厚厚一沓,却嫌筋骨难觅,似有缩骨术,或谓尽是不好嚼的顺风与牛腩。总想找到下一首来推翻这一首搭建的槐荫,这苦差事,显然是不忍顶撞那人的威名,或威名的播音系有四海那般汹涌与讲信用,一举手投足,就陷入了恶浪编号的花圈。当他写更短的诗时,你就得到了证明:既是树上挂的空鸟笼曾果真有过连夜的风度翩翩,又是你这对千里眼好歹还诚挚。而长到现实的鸟巢这高度,他就在空中抛出三枚彩蛋,以表明魔术表演犹胜于诗意的孵化。这时,用他散文里的长锯,割开诗中甲乙的并列关系,以及甲与非甲的演义这些关键,又能拾得他对司空见惯的反应是多么地正当,换言之,他催促了这种正当性的建立。称赞瓜熟遍了原野的读者想当然摸索到蒂落在附近的词根。几乎来不及呼吁:那些可以不写。这是不值得写那些的委婉说法,最终限定游人到此为止。写了又何妨的反经济主张顺途在国道旁疏浚了曲折的河。看不出是找矛盾和阴阳,更像是正眼看十三分,斜睨再看十三分,不过问前后差别,只在乎全身而跃这阵阵盯视的无限可能。不可能亦是观察的对象。又有什么不可能呢?这份自信推荐了狡黠到你身边报到,让它亲口告诉你,曾如何点缀历史从而形成不亢不卑的合乎时宜的人性。如果不拟波及无辜,它会是一首较易接受敬意的诗,起码它的枝蔓可以去临时出任文学课的助教。因为发明了这间教室,既不在火车上,也不在小道上,跟它的读者做嫁衣或做互赢的交易。或许,他乐于无辜多一些,这种快乐要在谨小慎微很多天后才变铺垫为刘海。有时,为了满足这份走到半山腰的快感,顾不上步履沉闷,仿佛这个紧随的伙伴正是陌生给诗定下的法制。示人以陌生,不全是附和哈罗德·布鲁姆的经典论,而算得上引诱开张半日隐忧接着替人吟游半日。这目前的精品店确实有利可图,有填补文学一条街某项空白的本能。尼采对怀揣中彩心理的读者的忠告言犹在耳:对于晦涩的文字,读者努力愈深,功劳愈归作者。可眼下,怎一个“晦涩”了得?除非你能尽快打扫这间称之为晦涩的教室的各个晦明不定的角落。号称“晦涩”与读者皓齿上的“晦涩”是两路货色,仍有不小的分别。不妨认为,他使用的是语素和语速两方面的二十进位制,而你手持的是通用的镜柄。双倍的耐心或许难料,但双份的献给辞藻的礼貌还是能掐算到。他不打算给这给那,不打算满足你打的算盘。推翻已故暴君的淫威的,不是现任的独裁者,而是他默认的模棱两可的王储。他的诗集就是一位王储的成长史。这养成的性格究竟会不会成为公榜时的标杆?难料,难料,忍住了锋芒毕露,却又机关算尽,那未来的国家被瞅了又瞅。
  当他着力于一首较长的诗时,关于诗的面貌就开放成一座移动的博物馆。只要他继续,诗就不可止步,哪怕是拿墙上的展品换回一个良宵而良宵换到手的已是别物。这些奔波的字眼并非取自同一个货柜,它们交织得意义非凡是由于首先过了章法的明眸。也即,首先是类似诗,接着靠近诗,一不留神,神神叨叨就成了神也佩服的心仪之物。不敢不承认这不是诗,而迫于脸面去接纳,正是这些诗刚刚召开的政协会议上你我对摄像机的文质彬彬所致。它改善了周边环境,如今,出现其中的一绺头发与一把涟漪都有不可小视的言外之意,算得上是顺着裙带关系摸到了屁股,好像饰演角色的那厮必须透露他吃了角色的分外香。读者顺便在旁挖沟,以便灌溉非此即彼的夜来香。这种方法论推而广之,既得益于诗连连文情并茂,又苟且过了读者的心理关隘。还在那边挥汗如雨,省掉其中一份介绍信,诗的户籍档案继续不明的旅行,且无所阻碍,皆大欢喜。不妨说,其诗其文可在连绵起伏之际移走一个山坡,也丝毫不动整个的声色。可添可删,无非是在你与他双双捕获的视频上划出各自的边界。他的精确诉求换算成你的依葫芦画瓢的屡试不爽。这便是横亘在新旧之间的、不知所措的山坡,好像非得途径它的繁茂,你才明确行走多年到底还得到了简史一册。开了一个坏头又何妨?请尽快结束这个不平庸却又难免自作多情的研讨会,回到朴素的领会上来。用他的针缝其衣,那破绽终于变得合乎常礼,又可在下一次聚首时出尽风头。这个坏头也可指一首诗的实际操持,不如留意其中一些诗确实力求不开一个好兆头却积少成多为美妙的提示。他有他的交际圈,以及描绘花花草草的渠道,可谓精确,是因为他本人并不误用真事对真相的贡献,或谓两可,那是他跑了两圈又追上了读者,虽在一处,却长短不一。如果他就地取当代生活的材料,别看这熟悉的意象站得有多稳,他已把它们的皮肤擦拭了两遍。一遍是为了形成必要的体积与脸庞,既可以施敷胭脂,又可以加工意义的通心粉,一遍则服务诗的运算究竟为何又创造了多少人间奇观。一些诗贴在历史的墙上,随时备查,卷起千堆雪,为融化时间长河的浮标提供足够的前奏。事关国计民生,请允许其中涉及一言难尽的道德,诗是这段消化道,提供出入口,同时又成为不可多得的组织,一下子就抓住了不请自来的多个如来。他不打时代的擦边球,而直接宣告一打观念已变成何等模样,只怨本地水浅,聊作顾影之用,可一旦上溯传奇时期,他就为诗的动情凑足了观念之和、传承之流。这份优雅便拆散了读者刚刚误撞上的苦命鸳鸯。
  他就在两可之间,举棋不定是指他回头看读者中的回头客的反馈是否断了所有的退路。可不语——关于人们的赞颂,尤其是对某诗第一行的恳谈会的召开也借故缺席;可以轻言细语——提及他对诺言和邀请还有一个非凡却沉默的注脚。这条狭路早时人们看见垂挂在山川间,只是欠一点胆量,或认其并非唯一登顶的途径,这时,看见矫捷如灵猴的诗人已啜饮黄昏的甘泉,不由得称羡琼浆确实养育人,但是还不拟复习这条路给予的历历在目。你学不来那备用方案里的语焉不详。他在诗中引出的小插嘴,往往蒙诗神的亲吻而带活了快要窒息的新生儿,以致弄不清诗中到底还有多少灵丹妙药。如果嫌押韵练习制不服诗中突然冒出的外来户,还可以利用诗意的其他水龙头,任其淅淅沥沥,垂泪到天明。有时章节布局稳稳妥妥,好比女神的额头自古如此这般端庄,有时受不了十四行的千叮咛万嘱咐,自由分节就好比丰茂之诗中处处驻扎了一位钦差大臣。人们可以不看一个够再付之一哂,哪怕是一个倒装句或一个沾了无名之光的隐喻,都能引得你买一张月票,置身于层峦叠嶂,非得探出相称的一番幽情才心安。在同一片景点,他撤换了辞藻,怪不得这是对礼仪与精确的损耗,而应谅解合乎时宜才是两个方面的精明阐述。不仅要跟上诗的应有之义,还得考察诗人又不急不慢绘制了怎样的幻灯片,好像它们是他对读者回执的再次答谢;幻灯机的闪烁正把光阴流露且留恋,又让诗服从重写的吁求——表面上的漂移丝毫不改大陆架的底蕴相通,换言之,因地因时制宜算是给沉睡多年的诗篇的补钙。而呈现给心细如发的读者的是诗意的贸易,他得找出一番盛意与比较优势,以铸成理所当然的来去坦途。既羡鸳鸯且羡仙,只可惜,即便是轻轻一咳,你所认定的水中波折又化作其他的倒影,似乎不接纳你抛来的尺寸,而向附近传递擦身而过的船底曾经有过怎样的忐忑。

(《此时此地》,萧开愚著,河南大学出版社,2008年1月,49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