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闭门羹与后悔药——我读李商隐《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9-01  

闭门羹与后悔药——我读李商隐《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

偷桃窃药事难兼,十二城中锁彩蟾。
应共三英同夜赏,玉楼仍是水精帘。

  (李商隐《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


  寻人不遇,未免有些惆怅,但这股惆怅情绪始于何处,应从哪一个可见之物身上得到验证,就需要语言在事后的帮腔,把一次扑空的出行变成沉思的满足。当事人结合两个方面的情境来构思这首诗的玲珑:其一,凸显月夜这一背景,利用对月夜描摹的丰富可能性来赞叹人的造化;其二,扑空这一件小事需要有一个体面的交代,毕竟类似的事情已构成历来访友诗的一个不小的传统,他乐于用一种新手段来描述不遇的惆怅。
  这也是一次诉说,对三姊妹昔日风采的一次追忆,他必须让这封信笺看上去很美,符合她们的审美情趣与她们对他诗艺水平的预期。双方有一点默契,知根知底,“水精帘”何等意谓,大伙心知肚明。以“水精帘”来喻指吃了闭门羹,看起来也是最轻便的选择,它跟门槛这个临界点密切相关,如果一时要替换为其他的形象,比如一缕无主的碎影,对他来说,也非难事。水精帘的阴柔气息确实表明了一次拒人咫尺的情形,它符合这首诗第一读者的品味。
  也许第二天,他又去了一趟,把这首诗当面送给亲密的读者听,但更大的可能性在于,这首诗会因情感的浓烈而接二连三引发另几首关于月夜的诗:不遇的惆怅令他在接下来几个夜晚咏月的步履得到了丰厚的补偿,每一步都能切中目标,猜中心坎所在。
  反顾这首赠诗的开端:偷桃、窃药的二难选择。当然是针对那个著名的嫦娥,但限定于这首诗所需的无功而返心境,嫦娥必须配合地呈现出类似的封闭与孤影。在一种有关不可兼得的定论中开启这首诗,读者不免会生发疑问:他本人失去了怎样的一个兼而有之的机缘?也就是说,兼得之论为何成为这首诗最初的话题,是否跟他本人顾此失彼的处境有关?也许仅仅是受到了月光的款待,并不与三姊妹有明确的关联,这首诗需要照顾到月亮这个特殊股东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也许他与女士们早先有一个关于兼得的小讨论,这会儿,他再次申明自身的立场,也许,他只是想拥有一个从“兼得”的困境到“锁”的现实之间的逻辑推理,以凸显“锁”与不遇的奇妙关系(锁,既是不可兼得所造成的一个后果,也是闭门羹的写照,在这里,一语双关,把历史与现实统统封闭在同一个场合)。
  不可兼得的原因分析还引导读者做这方面的猜测:他之所以不遇三女士很可能是因为他爽约或迟到了。他又一次来迟了。他对“应”这个字好像有一些追悔莫及的意思,也是在给下一次赴约制定戒律,这个字的理解还应结合另外两首诗中的表白来进行:“嫦娥应悔偷灵药”、“此夜姮娥应断肠”。他认为嫦娥应留在闺中,不该独寻出路,而女士们的意见是:何妨窃药归去,寂寞也无碍。他需要反复申辩。应悔也好,应断肠也罢,久而久之,都容易变成他自己的态度与处境。他不能冷静地将诗中嫦娥与他本人予以区分之际,他就能体验到这首诗最高妙的境地。而诗人在面临观念的劲敌,据理力争之时,也可能将宋氏与嫦娥混为一谈。
描述
快速回复